四月,“中版国教”杯第二十一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作品选登


编者按

“中版国教”杯第二十一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落下帷幕,本期选登了一组获奖作品,让我们一同领略新一届写作者的风采。记得提前去熟悉的报亭预订噢!邮局订阅,邮发代号4-4;公众号微店——萌芽小铺。

头条

“中版国教”杯第二十一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作品选登
尹不移《震后?#25991;?#21326;》

我经历过的生活大致有两种,2008年的地震是那道分界线。2008年以前,穿过小镇的酸菜河圈定了?#39029;?#38271;的范围,镇上的一间间房屋与我所相熟的一副副面容一一配对。到2009年,我就忘了这些。那一年有许多东西被建起来,伴着建筑工地的噪音,我开始不加选择地阅读和无师自通地恋爱。我以为我可以塑造自己,可以去爱人,可以离开,却总能在安静的地?#25945;?#21040;那年工地上的声音,它躲在一切声音背后,像丧钟,像欢乐颂。

邹芷琦《三棱镜》
跌倒之后,?#19968;?#23478;养伤。这天,我一瘸一拐地来到理发店理发,镜子里的那张脸十分憔悴,可?#20063;?#19981;以为意,这种物理性反射未必是真实的。看到店里的白猫一直试图去抓柜子上的一团毛线,我便顺着柜子往上看,却被一束光刺得缩回视线——那是一个三棱柱,准确地说,是一个三棱镜。我好像看到了想要看到的东西。

黄河《桅杆》
在一次海滨之行中,我和阿猎、吴观在砾石海?#37319;?#21457;现了一艘废弃的渔船。这船要是有帆就好了,阿猎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我知道,他一直?#19981;?#22823;海,就像我一直想去他的故乡西藏一样。我们从弃船上跳下,跃入海水中,海面在四?#33463;?#24179;展开,空旷无人,我意识到,这是一个询问阿猎心中秘密的好机?#24119;?br>

蒋卓伟《老城理发店》
我习惯去老城区的一家理发店,店里常年只有一个中年女人。理发时,她常常提起那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儿子,听得店里的常?#25237;家?#33021;复述,但她还是要一遍一遍地说,?#30475;?#37117;讲得像个新的故事,因而我们也就像听一个新故事一样。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故事似乎?#37027;?#22320;中断了。

郭宇《大师离去》
作者以十九世纪的女作家乔治·艾略特和她的作品为原型,讲述了一个女学生从十二岁起跟随古典大师学习的成长故事,以及她和大师之间的交往过程。

余凯《大师离去》
本文将带你一窥旷世巨著《大师离去》的神圣思想殿堂:作者从音乐家卡尔林、“生物拼图”开创者何塞、文学?#21442;?#23398;先驱斯帝曼·E、极简主义与后现代艺术家田中有希子四位大师的生平入手,试图?#25945;?#20854;人生经历与作品之间的关系,再通过“超人类后后后现代主义”理论分析其作品对后世产生的深远影响,最后总结大师们作为人而超越“人的符号”的意义。

小说

?#26588;?#29814;《碎器》
陶磊和艾敏在是否复婚这件事情上迟迟不能决定,事情拖到这一步,和五年前那场荒唐的旅行不无关系。当时,艾敏的闺密唐双琪提议进行一场“四人旅?#23567;保?#20110;?#21069;?#25935;和陶磊,双琪和男友?#22235;?#25353;照约定在车站汇?#24076;?#27809;想到,双琪又带来了一对时髦的夫妻蒋曼和李贺,这场旅行便在六人各怀心思的情况下开始了……

陈柏言《请勿在此吸烟》
进入这个名为体育班实为升学班的班级后,“我”没有兴趣认识任何同学,但对《天龙八部》共同的喜好,让“我”和陈时星慢慢成为了朋?#36873;?#22312;游戏中、楼梯间和操场上,我们逐渐搭建起属于我们二人的江湖,直到我们的成绩渐渐有了差距,以及那个?#22411;?#35821;嫣的女孩,转学到了我们班上……

专栏

#奇怪的人#
沈大成《沉默之石》

博物馆正在展出不?#20204;?#21018;修复好的一批古文物,令馆员们感到奇怪的是,从展览开放的第一天起,展厅就变得异常安静,他们听不到对方讲的话。经过讨论,有一件展品被推选出来要为此事负责,它是一块青灰色的小石头,名为“沉默之石?#34180;?#23427;是从哪里来的?面对疑惑,讲解员开始讲起两个古代部落?#24535;媒?#25112;的故事。

#三角关系#
库里里《追寻意义的旅程》

作者讲述了几位历史人物追寻意义的旅程?#27827;?#38381;在喜马拉雅的洞窟中苦修的高僧、在对普通家具的凝视中?#40644;?#20102;知觉界限的阿道斯·赫胥黎、对真实世界里的向日葵与黄椅子产生同样真实的幻觉的梵·高、在失去空间感的恍惚中顿悟的?#21040;?#26031;基……他们试图抵达“知觉之门”的另一边,追求着其中的美与永恒。

散文

李奇《落?#24119;?br>去年三月,母亲赶在清明前在青浦买?#22235;?#22320;,事前并没与我商议。于是,自我父亲去?#20048;?#26085;起,便困扰我?#39029;?#36798;十?#22235;?#30340;迁坟落葬之事,终于要?#26223;?#33853;定了。星期天,我带母亲到?#22235;?#29255;墓园,当年我捧着父亲的遗像登上开往殡仪馆的巴士的时候,还是个十九岁的少年,如今是时候把积欠了十?#22235;?#30340;生活,向父亲重新交代。

林砚秋《亲爱的西西弗》
一夜无眠引起的剧烈心悸体验,以及前不久听说的旧友妹妹查出脑瘤的噩耗,让我感到人在生存困境中做出的反抗,就像西西弗把一块岩石不断推上山顶那样,无力、卑微而昂贵。?#27426;?#25856;登山顶的奋斗本身足以充实一颗人心,我们应当相信西西弗垒山不止的幸福。

吴可人《四月搁?#22330;?br>作为一个《四月物语》的信奉者,我娴熟于暗恋,也常常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相互眺望的脆弱。年初时陪外公去美国看望弟弟的徒劳奔波,夏夜里和相恋五年的L渐行渐远,秋?#25925;盠发来的消息揭开的凉薄真相,春天里搬家前和楼上男生不成功的告别——又一个四月来临,我知道,曾经的“爱的妄想”已被搁下了。

朱嘉雯《妆台》
香港夏天多大?#23376;輳?#23601;在天上亮起第一道电光的时候,?#20063;?#23567;心失手摔碎了怀里的妆台,镜子的碎片在雨水里闪现出每一种霓虹灯的颜色,原先在奁盒里的黄金环、祖母绿、猫儿眼、圆白珠子也滚了一地。我蹲在桥上,拥着五岁的妹妹,不远处,?#33368;?#22920;打着一把黄伞站在那里,没有过来。我想我知道这是她唯一的妆台。

惊奇

#公开课#
徐俪成《唐代女性文人生存报告》

唐代社会风气?#26434;?#24320;放,女性有机会获得更多文化教育的机?#24119;?#34429;?#28784;?#38752;文学为家族带来直?#27704;?#30410;、改变自身社会地位的例子寥寥,但从宫中女官,直到倡家饮妓,唐代才女遍布各个阶层,她们的才识和事迹熠熠生辉。

#惊奇乱讲#
惊奇组《实用表情包操作?#26893;帷罰?#19978;)

形形色色的表情包已经成为当下社交中的硬通货,几乎人人都是表情包界的收藏家。表情包的演化经历?#22235;?#20960;个阶段,其中又有哪些代表性的?#19978;?#21644;母题呢?相比文字,交流中表情包似乎有着更多的?#25856;疲?#32780;这又将如何影响我们的人际关系?

连载

那多《荒墟归人》(四)
荀真终于向“我”坦陈了他和林婉仪之间的故事,我们一同离开了西藏,重回汉丰湖底的古镇废墟,这一次,我们把调查的重点集中在那件被黑衣潜水员取走的?#20102;?#20043;物……

萌星月报

林砚秋?#36466;?#35328;》
作为一名无法克制表达欲的作者,从日记、微博到散文、小说,虽然走得?#35762;?#24778;心——既担心暴露自己,也警惕陷入被他人认同的情?#24120;?#20294;依旧无法克制,享受着诉说可能带来的“救助?#34180;?br>

新概念

#新概念纪行#
郭宝婷?#23545;?#19982;缘》

日语里有一句谚语:“没有?#25285;?#20851;系)也没有?#25285;?#22240;?#25285;保ā?#32257;(えん)も縁(ゆかり)もない”),形容完全不存在联结,而对作者而言,她与“新概念”以及“新概念”人,是有“缘”也有“缘?#34180;?#20316;者讲述了她的参赛经历及之后九年的写作历程,以及那些因“新概念”而结识的朋友们的种种人生。

#参赛者新作#
张?#38420;h《河水到江水》

我?#26377;【投?#33258;己成长的区的名字很不满意,因为它有个俗气的名字——“吉利?#34180;?#21513;利是因石化炼油厂而建成的区,位于洛阳东北部的黄河?#21329;叮?#20013;学的六年里,每周我?#23478;?#22352;一个半小时的校车跨越黄河去上学。直到我来到了江水之旁的大城?#26657;?#19981;再拥有“吉利”的标签,不再能看过黄河一年年的水起水落,?#20063;?#24320;始学着把它们?#19968;?#26469;。

#大赛专栏#
“中版国教”杯第二十一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二等奖获奖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