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最初,是小說找到了我”


編者按

蔣峰首談《江湖之遠》背后的創作故事,并分享了寫作多年來的種種心得;“中版國教”杯第二十一屆全國新概念作文大賽正在進行中!記得提前去熟悉的報亭預訂噢!郵局訂閱,郵發代號4-4;公眾號微店——萌芽小鋪。

頭條

蔣峰 x 七月人《最初,是小說找到了我》
蔣峰寫過愛情、懸疑、推理,《江湖之遠》是他第一次寫武俠,也是第一次寫連載。從第四屆“新概念”中的一鳴驚人,到十九歲時的第一本小說《維以不永傷》,再到如今涉及各種題材的十多本小說,他說,“最初,是小說找到了我。”

小說

夏爍《幻光》
祖母再次跌跤住院,“心懷愧疚”的“我”為祖母找來之前請過的護工阿婆。阿婆和上次一樣勤快,甚至有些過于勤快,然而,這次“我”發現看起來溫順良善的她有著另外的一面……

栗弗《門打了一個嗝》
經歷了兩次不愉快的租房后,“我”和大學時的好友梁慧開始了在上海的合租生活。生活中的小摩擦讓我們之間的關系并非親密無間,但也算得平靜并互相依賴。直到有一天,一個陌生男人以我們沒收衣服的借口上門找茬,“我”明白,這是秋濤在提醒“我”, 他找到 “我”了……

王文《深水炸彈》
紀念館館員林谷雨聽到對面的老居民樓傳來了爆炸的巨響,出門看個究竟的他卻在居民樓下偶遇了去年常來紀念館的小夏。小夏是資深戲曲迷,對館內的藏品了如指掌,但沒人知道她的身份。在一次次的相遇中,林谷雨不禁被她深深吸引。

韓旭《遠行記》
被寄養在舅舅周大濤家里的張麗娟對生活的處境感到絕望,她唯一的愿望是離開這里,去深圳,而“爛仔”蔡剛的出現倒給了她一絲希望,她決定緊緊抓住這根危險的“救命稻草”……

專欄

#奇怪的人#
沈大成《太空審判》
地球人正在乘坐太空飛船移民其他星球,指揮官發現船上竟然有一千三百余人偷偷攜帶超過規定體積或重量的物品,犯了持有過多物品罪,很可能威脅到飛船的航行安全。要不要把他們流放太空以示懲戒?指揮官面臨著艱難的抉擇。

#孟子析義#
張定浩《以德服人》
作者圍繞“以德服人”,“ 人皆有不忍人之心”,“ 聞過則喜、與人為善”,“ 知人論世”等經典片段,探討《孟子》中人的本心和君子的修養問題。

散文

鐘念念《那你不寂寞嗎》
在臺灣交換的日子就像是一架望遠鏡,幫助我把愛豆拉近到眼前。我追隨著她在這里留下的痕跡,走過她來時的路,置身于她電影中的拍攝地,在這一路追尋中,我漫游在寂寞與不寂寞的邊境。

陳秋韻《我們離大海到底有多遠》
在紐約時,我和H之間的關系停留在不進不退的“友好”狀態,很難說是情人還是朋友。此時此刻,我和H走在日本的小島上,這是我們第一次一起旅行,這本應是再快樂不過的旅行,就像卡佛的詩:“假裝/我們身在異國,在愛中。”但事情有些不對勁,我們不時發生爭執,某種莫名的緊張充斥于我們之間的空氣。

江修《夏夜特攻隊》
在我的連蒙帶騙下,男友柳明終于答應買一輛摩托車作為我們的代步工具。柳明的實習工資很低,還要養著我這個備戰考研沒有創收的“米蟲”,于是,在拮據的生活里,騎車在這個城市閑逛便成了我們每日晚飯后的余興節目,“夏夜特攻隊”正式建立……

吳晶晶《弟弟》
小時候的弟弟天真、樂觀而勇敢,然而父母的打罵與冷漠,哥哥的墮落,讓弟弟一步步復制了哥哥的道路,偷錢、逃學,過著渾渾噩噩的生活。弟弟是我為數不多的真正愛著的親人,我決意要把他從這種生活里拖出來,然而說到底我也沒能夠救他,我最終還是失掉了他。

柳雨青《食物與他鄉》
離開了臺北、上海,我來到溫哥華開始新的生活。無論是在溫哥華和三個室友一起做飯,還是在臺北與朋友上山砍柴烤肉,我貪戀著在異鄉與朋友共享食物的時光,在食物溫熱的香氣里,縱然只是萍水相逢一場,也可以放心地交付出小小真心。

驚奇

#公開課#
桑育行 《一場嬉皮士的瑜伽》
瑜伽是當下最熱門的運動之一,許多歐美的嬉皮士前往印度學習瑜伽;五十年前,披頭士樂隊和史蒂夫·喬布斯也曾遠赴印度追尋瑜伽精神。當嬉皮士愛上瑜伽,他們想在其中找到什么?作者從瑜伽和嬉皮士的“相遇”談起,探討東西方精神的碰撞所產生的“化學反應”。

#驚奇亂講#
驚奇組《一人生活指南》
搬家、獨居、合租越來越多地成為作者們書寫的主題,個人空間與親密關系的兩難似乎也困擾著每一個人。為了一份“真正屬于自己的生活”,漂在大城市的年輕人在租房時遭遇了哪些苦辣酸甜?合租的室友又有哪些“神奇物種”?而在追求獨立與自由的同時,他們卻仍然無法拋卻對親密關系的渴望。

連載

蔣峰《江湖之遠(十二)》
小五子一行人離開了百花谷,踏上了去京城之路,途中,悄悄溜進賭館的小五子被一位神秘高手困在了賭桌上,無法脫身……也就在這里,他得知了自己真正的身世……

萌星月報

江修《做人最重要的就是開飯》
在創作時如何擺脫他人的影子?這幾乎是所有寫作者都會遇到的問題。作者在痛苦地揣摩“流行”和“市場喜好”之后,愈發明白自己所擅長的,和想要寫的究竟是什么。

新概念

#參賽作品選登#
張忱涵《告別黃金時代》
母親去世后,我隨著父親和繼母搬了家,離開了那個和毛哥、阿鑫一起長大的地方。我們曾在那里一起度過每一個下雪的冬天,用蠟燭在黑夜里唱歌;如今,我一個人在陌生的學校里,拼貼起破碎的理想,適應著告別與沉默,但黑夜里,我依然看得見迸濺的星火,就像很多年前我們揮舞的那樣明亮。

#新概念書寫#
吳安琪《容器》
每當在書里讀到這樣的句子“那是珠寶一樣的時光”時,我就會想起初中時代,和當時全班傳閱的《萌芽》。高中時,這珠寶一樣的時光消失了,所幸,我找到了屬于自己的“容器”, 把我一層層剝落的記憶,把我的柔情和陰暗,貯存在給“新概念”的投稿中。在那里,它們都被穩穩地接住,被寬容地接納了,并且破土、生長,成長為我從前不敢想象的,干凈的喬木。

#大賽專欄#
“中版國教”杯第二十一屆全國新概念作文大賽征文啟事
附:報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