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概念不等于“腦洞文學”,21歲新概念作文大賽倡導“人文指引方向”


來源:上觀新聞
為有文學理想的孩子打造愿意耐心等候他們的平臺

新思維、新表達、真體驗,這是1999年《萌芽》雜志聯合北京大學、復旦大學、華東師范大學、南京大學、南開大學、山東大學、廈門大學等7所高校發起新概念作文大賽時提出的口號。4月25日,第21屆新概念作文大賽在上海作協大廳宣布啟動,中國出版傳媒旗下教育品牌“中版國教”連續3屆冠名大賽,并將圍繞“人文指引方向”這一新理念展開系列合作,包括“新概念作文大賽”系列圖書出版、開展公益講座“文學百校行”全國巡講、籌劃全國中小學作文教學研討峰會和面向中學生文科教育的研學營等。啟動儀式上,21歲的新概念作文大賽到底提倡哪種“新”,再度成為熱議焦點。

20年前,新概念作文大賽的發起舉辦,不僅是文學界選拔新人的一項賽事,更被視作對當時中學教育“唯理模式”的挑戰,在教育界一石激起千層浪。“20年前新概念的新,其一是體現在姿態上,比如說叛逆、流浪、遠方這樣的概念,其二是體現在形式上,為了反駁當時學校里的作文套路,產生了各種各樣奇奇怪怪的文體,最后是寫作題材上的新,有的參賽者會寫一些民國或明清小說話本里看的題材,比如一個江南大家族等等,但因為缺少生活支撐,當時的‘新’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平面的。”《萌芽》雜志副總編胡瑋蒔說,20年后的中學生,見識的廣度、視野的開闊度遠勝于20年前,他們接觸了更復雜的社會形態,但缺乏對這些社會形態的理解和判斷能力,缺乏對自己生活的觀察和反思過程。“這些年,更多的來稿偏向于奇幻、幻想或廣義上的科幻題材,我們確實要思考,現在的新到底是什么樣的新?”

“如今的中學生對文學的認識非常兩極化,一部分遵從課堂教學的邏輯,認為作文寫得好、課本讀得多,就是有文學才華;另一部分過猶不及,完全倒向網絡文學和時下比較流行的科幻小說,俗稱腦洞文學。我們現在到各個學校和孩子們交流的時候,不是要告訴他們哪些是新思維、新表達,反而要強調新思維、新表達不代表什么。按照很多學生現在的理解,新思維、新表達可能就是編出一個宇宙大戰的故事。”《萌芽》編輯部主任桂傳俍說,無論是《萌芽》雜志還是新概念作文大賽,這些年都更強調真實、現實主義的支撐,文學必須建立在人的復雜性上,建立在作者對自己生命處境的反思上。“20年前,這些可能是大家都認為很平常的概念,對今天的孩子來說,反而很新穎。我們現在提倡文學創作的基本觀點,提倡閱讀一些真正經典、有價值的作品,可能是新概念之新在新時代的意義。”

“20年前,我們很多人都是拿著自己的‘抽屜文學’參加新概念作文大賽的。什么是‘抽屜文學’?就是你平時自己喜歡寫,但不能應付課堂上的作文、也不能應付當時一般作文比賽套路的東西。新概念的出現,讓這些文字有了發表的機會,這可能是新概念最初幾年所帶的標簽,就是和過去大家對學生作文的理解不一樣,這是新概念提出時顛覆性的新。”第一屆一等獎獲得者徐敏霞的參賽作文《站在十幾歲的尾巴上》至今仍是新概念“名篇”,而在《萌芽》編輯部工作多年后,徐敏霞認為,如今的中學生視野更寬、獲得的信息量更大,更能應對社會的復雜度,能開“腦洞”也愿意表達,欠缺的是文學積累和將創意與文學手段結合的能力。“新概念作文大賽的意義首先在于發現這些有潛力的苗子。我自己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從當初參賽至今一直保持著對文學的熱情,就是因為一直能從《萌芽》雜志和新概念作文大賽中吸取營養、不斷產生新的想法。這是60多年歷史的《萌芽》雜志和21歲的新概念作文大賽所代表的傳統精神,為有文學理想的孩子打造愿意耐心等候他們的平臺,所有編輯都愿意成為他們的梯子。”

“如今的社會環渠和發表渠道與20年前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語。但每年在新概念作文大賽的參賽者中,我們還是能發現不少葆有對文學的熱情和專注的好苗子。”胡瑋蒔說,”我們愿意花上3年、5年、10年,甚至更久的時間和他們一起成長,陪伴他們在文學上變得更成熟、更優秀。這是身為《萌芽》編輯感到最幸福的事。”

“第21年,再出發。我們用評選出的作者和作品來回應,今天的新到底是什么。”《萌芽》雜志社社長孫甘露說。

欄目主編:施晨露
文字編輯:施晨露
題圖來源:主辦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