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甘露:新概念和韓寒讓我們對青年對時代有了更深入的觀察


原文: http://www.sohu.com/a/220005488_461398

2018年1月29日,“北大培文杯×新概念青春聯盟論壇”在北京大學舉行。著名作家、上海作家協會副主席、《萌芽》雜志社長孫甘露做了精彩發言(以下文字根據現場實錄整理,未經本人審核,特此說明):

我是新概念的辦公室主任,說一點關于新概念競賽。因為我2013年4月接的,時間不是太長。對這個情況可能也有一個漸漸熟悉的過程。那么1999年大賽創立之初呢,實際上文學雜志面臨一個比較嚴峻的狀況。通過新概念大賽,在2005年年底到2006年初,發行量達到了50多萬份,最高可能接近52萬份一期,這是一個非常驚人的數字。

那么從2006年頭上開始,由于出版、閱讀,尤其是新媒體的出現,互聯網的出現,實際上對純粹的文學雜志影響是巨大的。我們經歷了一些變化,雜志也因此做了很多調整。那么一直到前年開始,經過改版、上下刊的合并調整,漸漸的穩定在10萬份的這樣一個發行量。我也初步了解了一下,作為一個文學雜志,10萬份,在今天情況下還是一個比較可觀的數字。但是也很艱難,勉力的在做。但是所有這一切有一個很重要的支撐,就是新概念大賽。

當年,最有名的就是韓寒了。當然,圍繞著他也有很多爭議,我覺得這也是一個好的現象。當初,我們曹文軒老師就這個問題非常及時地站出來發表了一個講話。不僅直接參與到評審工作中,實際上在后來這些歲月里,對大賽、宣傳和維護都做了很多工作。

在今天,我覺得青年寫作的比賽,尤其是這些年漸漸涌現出來更多的比賽,尤其像北大培文杯這樣的,一下子有那么大的影響。我在想新概念做了20年慢慢積累,培文杯是有一點后來居上的意思。當然我們樂觀其成。就像剛才曹文軒老師講的,這些競賽應該越多越好,給年輕人實際上是提供一個舞臺,一個平臺,讓他們有機會來展現自己。

我也對青年人寫作有一個看法。因為新概念大賽也好,培文杯也好,它給青年人提供了一個機會,實際上把青年文學概念,以前我們傳統文學的概念里,這個青年文學指的是年紀比較輕的人寫的作品。而新概念大賽和培文杯寫作,這一代人的出現,以及以這種方式的出新,已經把這個邊界給拓寬了,或者說有一種像一個青年文化的意思。

像韓寒、郭敬明,作品的價值另說,就是說他帶來一個廣泛的社會效應,使公眾,包括學術界,對年輕人的寫作,以及不把它看作是一個簡單的作文寫作,就是說更深入觀察到背后一個時代,一個年代的文化,以及整個社會的變動,以及年輕人身上的反應,以及他們給社會帶來的觸動,我覺得這個可能是青年文學寫作比較重要的部分。使我們既在傳統的文學概念里面,同時又在年輕人的寫作里面,同時又是一種青年文化,或者說是一種亞文化的范疇里面,在更廣泛的領域里來觀察年輕人。這個實際上是社會變動的一個很重要的征兆。我覺得在這個意義上,兩個大賽還有更多的工作要做。謝謝大家!